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首页>法学论文 >司法论文>关于公司法若干制度的司法适用论文

关于公司法若干制度的司法适用论文

2019-09-26 责任编辑:未填 浏览数:13 毕业论文信息网

核心提示:  本篇司法论文主要论述公司法若干制度的司法适用的问题。国家检察官学院是中国检察系统的最高学府,是培养共和国高级检察官的

   本篇司法论文主要论述公司法若干制度的司法适用的问题。国家检察官学院是中国检察系统的最高学府,是培养共和国高级检察官的摇篮。国家检察官学院始终以教育培训作为主要业务,涌现了一批优秀的名教师,他们活跃在检察大讲台上,为广大检察官讲授了一堂堂令人难忘的精品课程,为使更多的检察官和读者们一睹名师的风采,本刊在2014年全年的“检察大讲堂”栏目中刊发国家检察官学院教授们的精品课程,以飨读者,以感谢广大检察官及读者们对《中国检察官》的关爱。
  作者:石少侠
  根据本班培训计划的安排,今天由我和同志们共同探讨公司法若干制度的司法适用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公司法的司法适用涉及的问题较多,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要和大家重点探讨和交流的是关于先公司合同之效力、公司人格否认以及股权确认等三个问题。
  一、关于先公司合同之效力
  (一)问题的提出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先向大家介绍一个实际发生的案例:
  【案例1】甲乙二人拟共同出资设立“红都鞋城有限公司”,并向工商管理机关申请企业名称登记,获准筹建。发起人为解决营业场所,以“红都鞋城有限公司(筹)”的名义刻了公章,与丙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合同签订并预付租金后,开始进行经营场地装修。装修完毕之后,该公司取得了营业执照。此时,作为出租人的丙公司欲把已出租的房屋转卖他人,便以签订房屋租赁合同时红都鞋城有限公司尚未取得法人资格,主体不合格等为由,主张合同无效。两审法院的法官按照民法的一般原理、原则、规则,均以合同签订时红都鞋城有限公司尚未取得法人资格、合同主体不合格为由,判决合同无效。问题:这样的判决是否正确?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即究竟应当如何认识设立中公司所签订合同之效力?对于此类合同,英美法叫做“先公司合同”,大陆法系的表述则是设立中的公司所签订的合同,我在这里使用的是英美法的概念。所谓先公司合同,是指在公司设立阶段,发起人为了组建公司,以设立中的公司的名义,或以发起人的名义,与他人订立的合同。鉴于公司自设立至成立阶段都要做许多准备工作,例如:确定营业场所、购买办公用具、购买生产资料、雇佣从业人员等,可见先公司合同在设立中的公司是普遍存在的,因此如何认识这些合同的性质、效力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公司法必须解决的问题。有鉴于此,在2005年立法机关就修订《公司法》征求意见时,包括我在内的几位学者都提出应当对其加以规定,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建议未被立法机关接受,修订后的《公司法》没有对此作出规定。
  (二)设立中公司的性质
  在先公司合同中,设立中的公司究竟处于何种地位呢?对此,在学理上有两种解释。有的认为设立中的公司是合伙,有的认为设立中的公司是非法人团体,两种观点针锋相对、争执不休。而在我看来这两个说法都有道理,讲的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有如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一方强调的是正面,而另一方则强调其反面,只是视点不同而已,只有把二者结合起来,才能正确认识设立中的公司辩证统一的性质。就设立中公司的内部关系而论,我赞成把它视为合伙,用有关合伙的规定来界定其性质,明确其责任;就设立中的公司与合同相对人的外部关系来说,可以把它看成是非法人团体,即尚无法人资格的团体。无论是定位为合伙,还是定位为非法人团体,在商法上(在公司设立阶段)作为合伙和非法人团体的发起人,以及非法人团体自身,都可以成为先公司合同的主体或当事人,都有权依据发起人协议为设立公司签订先公司合同。
  (三)先公司合同的效力
  对于先公司合同的效力,在学理上有广义、狭义两种解释。广义说主张,凡是公司在设立中所签订的一切合同都是有效合同。广义说未能区分发起人所签订的合同究竟是为自己还是为公司,显然其定义失之于过宽;狭义说则对先公司合同的效力作出了严格的限定,认为只有因公司设立所必须签订的合同才是有效合同。我是赞成狭义说的,即发起人为设立公司所必须签订的合同,都可以视为先公司合同。这就需要首先判断哪些合同是公司设立所必须实施的行为,一般说来,为确定公司的经营场所而签订房屋租赁协议(如前示案例)、为公司开展经营活动而签订的购买设备或生产资料的买卖合同等,都应视为设立公司所必须实施的行为,因实施此类行为所签订的合同都属于先公司合同。判断先公司合同的效力及合同责任的承担,还必须区分公司的成立或者不成立。公司的设立行为最后有两个结果:一个是符合《公司法》的要求,公司合法成立;一个是由于欠缺法定条件,公司不能成立。要区分公司成立与不成立,对先公司合同的效力及责任分别进行认定和处理。
  正是由于司法实务的需要,基于商法学理通说并参照各国对先公司合同效力的普遍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三)》(以下简称《公司法司法解释三》)中对先公司合同的效力作出了明确的司法解释。首先,对于公司成立的先公司合同,《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2条规定:“发起人为设立公司以自己名义对外签订合同,合同相对人请求该发起人承担合同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成立后对前款规定的合同予以确认,或者已经实际享有合同权利或者履行合同义务,合同相对人请求公司承担合同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3条规定:“发起人以设立中公司名义对外签订合同,公司成立后合同相对人请求公司承担合同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成立后有证据证明发起人利用设立中公司名义为自己的利益与相对人签订合同,公司以此为由主张不承担合同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相对人为善意的除外。”其次,对于公司未成立的先公司合同,《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的第4条规定:“公司因故未成立,债权人请求全体或者部分发起人对设立公司行为所产生的费用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部分发起人依照前款规定承担责任后,请求其他发起人分担的,人民法院应当判令其他发起人按照约定的责任承担比例分担责任;没有约定责任承担比例的,按照约定的出资比例分担责任;没有约定出资比例的,按照均等份额分担责任。因部分发起人的过错导致公司未成立,其他发起人主张其承担设立行为所产生的费用和债务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过错情况,确定过错一方的责任范围。”此外,发起人因履行公司设立职责造成他人损害,公司成立后受害人可请求公司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公司未成立,受害人可请求全体发起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公司或者无过错的发起人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有过错的发起人追偿。二、关于公司人格的否认
  (一)问题的提出
  公司人格否认,是公司法司法实践中一个重要的现实问题,也是司法适用的一个较为复杂的问题。为了便于理解,也先向大家介绍一个较为典型的案例:
  【案例2】1984年12月3日,美国的一家母公司设立在印度中央邦博帕尔的一个全资子公司,因甲基异氰酸盐泄漏,导致2000人丧生,严重损害3到4万人,其他间接受害者多达52万人。面对如此巨大的损失,如果仅要求该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显然其财产远不足以赔偿全部损失。为确保受害人公平受偿,印度高等法院和最高法院援引美国在司法实践中创立的公司人格否认原则,决定否认博帕尔的全资子公司的法人人格,判决美国设在博帕尔的全资子公司赔偿31.2亿美元,美国的母公司对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这是适用公司人格否认原则作出的一个最为典型的判决。
  然而,判决作出后,美国的司法机关却拒绝提供司法协助,致使印度法院的终审判决至今仍是一纸空文。其拒绝执行的理由是:按照法律规定及各国惯例,公司人格独立、股东责任有限,母公司和子公司都有法人资格,子公司应该独立承担财产责任。由此可见,美国在司法领域也同样秉持双重标准。
  (二)公司人格否认的概念和意义
  上述案例为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这就是:是否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坚持公司人格独立和股东责任有限?显然对此作出肯定的回答将极大损害因公司侵权而遭受损害的人。为此,美国的司法实践最先发明了公司人格否认原则。那么什么是公司人格否认呢?所谓公司人格否认,又叫“揭开公司面纱”,是指在具体的法律关系中,基于特定事由,否认公司的法人人格,让公司的股东对公司的债务承担无限或连带责任。公司人格否认与德国的责任贯彻理论、日本的透视理论,以及大陆法系其他国家的直索责任,可以说是异曲同工,虽称谓不同,然其义相近。
  公司人格否认和公司人格独立,是一对非常有哲理性的概念。公司一方面人格要独立,另一方面在特殊情况下要人格否认。这是两个互相对应的概念,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公司人格独立是我国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追求,是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国企改革就是要实现企业的人格独立。但是,在实现企业人格独立的同时,能把企业的法人人格和股东的有限责任绝对化吗?回答是不能,这既不科学,也不公平,因此就要有人格否认制度。采用这个制度有什么意义呢?它可以防止把人格独立、责任有限绝对化或推向极致,导致对公司法人人格和股东有限责任的滥用,使公司成为出资人规避债务的形骸或躯壳,从而严重损害债权人的利益。
  (三)适用公司人格否认制度的基本要件
  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承认了公司人格否认原则,《公司法》第20条第3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公司法》第64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根据第20条第3款和第64条的规定,适用公司人格否认原则须具备以下基本要件:
  第一,公司须合法成立。公司人格否认不是否认设立中的公司,也不是否认解散清算的公司,而是成立后解散前的公司,只有在这个阶段所发生的法定特定事由或行为,才能够适用人格否认。
  第二,公司已丧失清偿能力。公司如有清偿能力,其财产足以清偿债务,则没有适用公司人格否认之必要。只有在公司已无清偿能力的情形下,才有必要否认公司的法人人格,让躲在公司面纱之后的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的清偿责任。同时,还要注意并非任何股东都要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只有那些公司的控制股东或控股股东才需要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的清偿责任。因为公司的行为是由这些股东决定并实施的,这些握有公司决策权和控制权的的股东当然要对公司的行为和债务承担责任。
  第三,须有滥用行为。哪些行为是滥用公司独立人格和滥用公司有限责任的行为呢?对此,我国的立法和司法尚无明确规定,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王利明教授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出了滥用公司人格和有限责任的四种行为,我认为很有道理。这四种行为是:
  其一,人格混同。或者是股东和公司的人格无法区分,或者是此公司与彼公司的人格无法区分。实践中最常见的是所谓“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如两家公司互有投资、股东相同、营业地点相同、营业项目相同、从业人员相同、高管人员相同,等等。在这种情况下都极易导致人格混同,从而被否定公司的法人人格。
  其二,财产混合。财产混合并非简单的帐目混乱,而是公司的钱、物和股东个人的钱、物无法区分,公司的钱是我的,我的钱也是公司的。这种情况在一人公司中多见,是否定一人公司法人人格的法定要件。

分享到:
阅读上文 >> 论民法总则与婚姻法的协调立法的论文
阅读下文 >> 知识产权法与反垄断法的关系的司法论文

大家喜欢看的

  • 经济学
  • 计算机
  • 管理学
  • 医学
  • 工学
  • 艺术学
  • 法学
  • 硕博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企业用户注册发布,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http://lunwen.87kan.com/fxlw/show-7.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毕业论文信息网

一周排行每月关注

微信“扫一扫”
即可分享此文章

(c)2021-2022lunwen.87kan.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热线:130-9446-9989  ICP备案号:鄂ICP备18012171号-1

站内所有资料信息仅供参考,【毕业论文信息网】不承担您的任何损失和法律责任!